Dayne

Jeffmads试水

时间线在1782年十二月-1783年一月左右。玛莎于1782年九月去世。
Summary:一个拥抱


杰斐逊的马车到来前一分钟,麦迪逊恰好打开了住所的门。他来自蒙塞蒂洛的朋友跳下马车,随即一眼望见了他,脸上是抑制不住的惊喜;杰斐逊风尘仆仆地穿过房门,和他握手、问好。您好,帕齐小姐。麦迪逊没忘记向杰斐逊家的大小姐致意。小女孩严肃地点点头。她有双和她父亲一样明亮的眼睛。
他们渐渐地聊起最近的政治局势。杰斐逊仍然是那副活泼而生动的表情,甚至会像个孩子似地笑起来;但是他的面庞,也会在某一些静默的时候,悄无声息地黯淡下去,在他低垂着的睫毛下是一小片哀伤的阴影。麦迪逊的眼睛没有漏掉这些。他想说点什么;但话到嘴边,他又谨慎地按捺住了那股奇怪的冲动。

他带着杰斐逊父女上楼,把帕齐安排在她的房间里,最后只剩他们两人在二楼走廊上无言相对。这不正常,因为他们之间杰斐逊总是喋喋不休的那个。他们对视了几秒钟,然后麦迪逊就被拽入了一个突如其来的怀抱里(几乎让他的脚步踉跄了一下)。他闻到杰斐逊头发和大衣上冰雪的气息。杰斐逊炽热的手掌就贴在他的后背上。麦迪逊感觉自己全身都在发烫;他完全有足够的理由把他推开,然后礼貌地解释自己并不喜欢身体接触——杰斐逊会感到受伤;当然。但他只会尴尬地笑笑,调侃自己的一时冲动,然后原谅麦迪逊。麦迪逊对此有十足的把握。
他感觉到杰斐逊的肩膀在颤抖。伦道夫的信。那些忽然笼罩在脸上的忧伤的阴影。帕齐望向父亲茫然无措的眼神。她父亲的手指微微抽搐着,捏紧了她的肩膀。一瞬间他听见一角坚冰破裂融化的声音。一瞬间他抬起了手,不,这仅仅是一种无意识行为——也放在了他的肩上。时间漫长得仿佛过了一个世纪。而直到最后麦迪逊也没有开口。

星夜法官·宿醉总统【被销毁的文件系列】

我厂三部曲No.1,向土豆致敬

马羚鼠:

写在前面的一些话:


1、预警!这篇文是史向的TJ右,cp为Marshall/Jefferson(斜线有意义),因为笔者个人原因内容基本清水。不喜勿入!(被群里人逼着搞了这个主题,想了想估计只有首席大法官可以在攻TJ的同时不会雷到很多人)(麦老师除外)(不过因为是清水所以基本看不出来)


2、笔者文笔极其糟糕,用词用语比不上Monroe,语句比Hamilton的还要繁琐,错别字出现率堪比Mr.Reynolds,而标点甚至还没有Mrs.Reynolds用得好……(喂你黑够了没有啊!)


3、为了肝这篇文笔者已经熬出了一对黑的发紫的熊猫眼了(还晕车吐了)……ooc,bug,逻辑混乱,感情狗血……


4、感谢 @被一只鲨鱼戳中萌点 提供脑洞!(事实上脑洞基本上就是她的)


5、腹黑大法官×戏精总统


6、我花了很长时间试图了解当时的情况,但可悲的是,3.3那天半夜究竟发生了什么几乎还是个迷。有一种说法是Marshall当时在签署文件的时候Jefferson派人来赶人,Marshall到最后也没能写完;而另一种更加有名的说法是,Marshall在Adams的办公室里签完后有些“忘记”派送出去了,Jefferson发现留在办公桌上的文件之后就派Madison“处理”掉了……我这里用了第二种说法,但还是要再说明一下——切勿带入正史!!!


7、ooc是一定的,请记住。大法官的幽默感让我这个老古板非常头疼……


8、这是个系列,所以……(眼神示意厂里的各位 @Dayne  @被一只鲨鱼戳中萌点


9、有JeffMads/法官梦露微量(←不说没人能看出来)


10、链接走评论,错别字(可能有)请无视




summary:一次有些糟糕(非字面意思)的参观,国务卿把财务卿骗到铸币厂的角落里

车!TJ top AH Bottom 预警!
背景见图,来源是切诺的AH传记

送给@Citoyenne Juliette ,咕咕咕了半年,出产过程极其艰难所幸有她畅通思路,但仍然有很多梗和想法没有添进去……!(我的锅)先算作(1)吧!

为杰斐逊州长排解一些无聊情绪

也许…也许是车。(但写着写着就变成了小论文)
AH top!TJ Bottom!预警
咕咕咕产物。球球大家教教我怎么写TJ top好还你们蛋壳神仙的债…


要不了几天他就会被闷死在这里。原本他就是这样想的,他向詹姆斯·麦迪逊喋喋不休地抱怨他被关在军营里无事可做,除了趴在桌子上一边转着羽毛笔,一边绞尽脑汁寻找新的话题。

但现在他用不着在这上面费神了;那颗写出了伟大的独立宣言却不为人所知的大脑甚至凝固不动了,羽毛笔从绵软无力的手指里滑落,沾着墨水的笔尖戳在漂亮的花体字上,留下一串刺目的黑斑。年轻的中校正把鲜血与硝烟的气味压在他的嘴唇上,那些他所畏惧的、他所好奇的、他不被允许接触的新奇事物;他感知到他的手指正穿过他柔软的金红色头发,他猜测他也想要在他的身上索取些什么,窥探着一个对他而言也是全然陌生的领域。
他疼得要死但咬着嘴唇不让自己叫出声来,以免引来不必要的麻烦,但汉密尔顿的动作丝毫没有收敛一点,他是一个不懂得温和和妥协的情人,从来都是。他乐于欣赏他被汗水黏成一束一束散落的头发,被泪水朦胧的眼睛;他太年轻了,以至于杰斐逊想到在大陆会议上的自己,但他懂得沉默、懂得必要的尊敬、懂得对一切结果忍气吞声、等待时机,而他好奇汉密尔顿中校究竟懂不懂这些生存的法则。不是在战场,而是在更加残酷、更加风云变幻的政治场上。
他们谈到过对自由精神的理解,对联邦的期望,总是草草而终——他们都预感到对方与自己可能存在的一丝分歧,但没有人去碰那块多米诺骨牌。他们宁可把这些隐藏的、也许只是冰山一角的矛盾抛到身后,在此时此刻不愿去想也不愿去看,维持这仿佛转瞬即逝、下一秒钟就会崩塌的关系,尽情享受对方的身体。

“现在你有新的话题了,阁下。”仿佛有几秒钟中校凑在他耳边轻笑。


注释:
在并不存在的时间线里发生的并不存在的事。
AH曾经向华爹请求过到南方去打仗,到弗州/南卡都行,华爹自然是不客气地拒绝了他的请求。故事发生在平行宇宙里,“假如华爹答应了AH去弗州呢?”
脑洞来源:大概1783年左右,TJ有一次出门,恰好遇到当地战场情况不太稳定,于是当地军官赶紧把他关进军营里保护起来叫他别出去乱跑。TJ每天在军营里面无聊至极,就开始给麦老师写巨长无比的信…(这是由矿矿@被一只鲨鱼戳中萌点 提供的,用了聊天记录的原话)

【AHTJ车】一次非正式会面

什么也别说了,我话就撂在这儿了,我回去就给你写铸币厂

Citoyenne Juliette:

(注意:AHTJ车,财务部办公室play,极度OOC


    现在还是早晨。


    新国务卿与财务卿都在密切关注彼此,在托马斯·杰斐逊带着法国革命的狂热与激情走进那位财务卿的办公室时,他停了停,尽管只有那么几秒钟,他的脑中依然出现了和新任财务卿见面的无数种预演。他听说过流行在纽约人之中的君主制倾向,他也了解到这位部长先生在制宪会议惊人——以及冗长到了极点的发言。这一切都代表,他很快就要见到名扬纽约的亚历山大·汉密尔顿了,他希望自己不要出什么纰漏,至少在对方面前让自己维持平静镇定的状态,最重要的,避免张口结舌,同时避免争吵不休。


    “部长先生——您好?”


    汉密尔顿部长个子不高,在对方从成堆的文件中抬起头来时,他看见了对方的蓝眼睛,那不是静止的海水似的蓝色,而是肆意燃烧的火焰,在流动的水波下按捺不住而不断跃动的火焰。您好吗。是的,我很好。我很高兴能让您来到我的办公室。是的,先生。他不知道自己究竟在应答什么,也许他什么也没有回答,他说得太少,汉密尔顿说得太多。但至少他在自己头脑的预演中已经做好了充分的准备。他把目光停留在财政部的桃花心木桌面上,财务卿的羽毛笔温顺地卧在主人的指尖,像一只振翅欲飞的鸟,不是被他豢养在笼中逗弄的宠物,而是有着锋锐长喙和利爪的——威胁——君主制与财政部长。


    沃波尔,或是内克尔。


    新任财务卿是个小个子,看上去很年轻。他在财政部的办公室里坐下时,财务卿关上了门,并且轻巧地上好锁,办公室里只剩下他们两人。事实上他前来讨论的只是一个简单的财务问题,绝不会比现在桌面上堆积的任何一份文书复杂。但是——他看了一眼坐在桌后的汉密尔顿部长,对方正在说着什么,同时用那双引人注目的蓝眼睛不停打量自己——他觉得自己最好还是保持沉默,这是一直以来的做法。


    这种做法一直作用显著,财务卿没有对他懒散的坐姿表示不满,只是站起身,在房间里情绪激昂地来回踱着步,一边保持着极快的语速。


    汉密尔顿和他是两种人,一直都是,以后也会是。


    他起初并没有对这位先生抱有多大的意见,但他知道,坚信英式君主制优势的汉密尔顿会是他的阻碍——年轻美国的阻碍。他们不会站在一起的,他们不会。他永远看不清那双蓝眼睛下潜藏的东西,他在通过英国内阁的透镜来观察这个人,但无论如何,那本文集确实是好作品。


    “我希望您听清楚了我先前的意见。”


    杰斐逊不需要抬头和进一步商讨,他点点头,随后准备发表自己的意见。


    然而汉密尔顿靠得太近了,他可以感觉到对方温暖的呼吸像潮水一样拍打在自己的脖颈上。他不禁紧绷起身体,开始思考财政部长此举是否藏着某种暗示,又或者——


    他无法理解亲英派的举动,因为下一秒,这位年轻的先生就命令道:


    “站起来,到那张桌子上去。”


    捕猎的猫。


    用这种方式捕猎的猫愚蠢至极,然而,更愚蠢的是,他照做了,没有任何反抗,虽然他紧张得险些撞到那张办公桌上。财务卿站在他的身前,扯住他的领巾,迫使他俯下身来,然后——热烈而不留情面地亲吻了他。


    “您吻起来很舒服——没有革命的血味,不是吗?”对方在亲吻间呼吸急促地告诉他,用流利标准的法语,财政部长的法语足以击败驻法公使,听说这位部长血统模糊暧昧,“还没有尝过真正的血腥味。”


    “您会知道这样草率地来到财政部,要求部长为你处理一切,是轻率而不正当的,先生。”


    “法国人没有教会你?像这样张开嘴,温顺地接受——很好,看来你也不是没有学到什么东西,我听说了你在巴黎的很多事情,包括——我们来演练一下。”


    汉密尔顿不是美艳绝伦的科斯韦夫人,不是他那位温婉可人的妻姊,但他更富有技巧和侵略性,像一团永不停息的火焰一样热情无比。新财务卿与国务卿需要一点小小的磨合与共事,对方的手娴熟地找到了他蓝色上衣的扣子,还有那条红色马裤,解开它们就像把羽毛笔戳进墨水里那样容易。财务卿先生正抚摸着他,志得意满的野猫准备撕咬自己的猎物了。他吞咽着口水,但不知为何没有拒绝。


    “我真想知道,是什么让你对法国的暴动如此痴迷。我知道,你确实没有见过革命最为残酷的真实图景,就像我说的,你还没有尝过血的滋味——”


    “我来带你尝尝,好吗?”


    年轻的部长没有在意他的反抗,而是倾身把他压在桃花心木桌面上,他的腿碰到了纺锤形的桌腿,在他身前是汉密尔顿的腿,而他进退维谷,无处可逃。君主制的拥护者渴望玷污民主的真挚热爱者,逼迫他把嘴唇凑到权力的金杯边,舔舐殷红甜腥的血液,人民的血滴正挂在杯沿上,汉密尔顿会把它含在舌尖,然后在亲吻中以此使他窒息。他听说汉密尔顿私下会见了英国人,而自己才是国务卿,甚至约翰·杰伊——不,他尝到了血的气味,他被动地张开嘴,舔湿了那个西印度杂种的指尖,对方的指头温柔地在他的口腔里进出,还沾着人民的血液——刚从他体内刮蹭到的鲜血——他最亲爱的朋友麦迪逊说得没错,汉密尔顿有时候操之过急了。


    血液的气味,不是被攻破和屠戮的巴士底狱的气味,是堕落与腐化的罪恶,是君主座下玩弄权术的宠臣。在1790年的7月,国务卿此刻有求于人,财务卿正为华盛顿所眷顾,有人说后者渴望做华盛顿的首相,让美利坚的总统加冕为王。


    “分开。”


    在咄咄逼人的攻击面前,新任国务卿终于渐渐认识清楚了这位经过战争洗礼的财政官员,在战火的淬炼下,蓝眼睛里的火焰只是越发隐藏不住自己的野心,只是渴望掠夺并占有一些什么,就像猫在玩弄自己嘴边垂死的战利品。对方喜欢他的南方口音,乐意听到弗吉尼亚的慵懒腔调被来自西印度的标准法语折磨得柔软朦胧。他们不会轻视彼此,虽然在《独立宣言》落下最后一笔时,汉密尔顿还只是一颗冉冉升起的新星,是在华盛顿怀里摆弄着毛茸茸长尾巴的一只小公猫,但此刻,财政部长只需要一片可以被征服的南方殖民地,亲英派会在那里厉兵秣马,进军,后撤,随后长驱直入。


    “请告诉我,您是来要什么的?”


    大陆会议的坟墓终于开口了,在不断的推拒和已经分不清是否是迎合的推拒中,支离破碎的话语里插满了不安的停顿:“您真是太仁慈了(You were so kind)……亲爱的先生(dear Sir)……您最谦卑恭顺的仆人(your most obedt humble servt)……”


    他想,汉密尔顿大概也只能够听见这两句。他不知道进行了多久,自己才明确表示了拒绝,然而财务卿似乎并没有停下的意思,他只有在推拒与迎合中忍受着这场没完没了的会面。


    最终,在衣物的摩擦声中,他结束了和财务卿的会谈,还是上午时分,时间不算太晚,对他来说,都还来得及。他匆匆收拾好自己带来的一切,包括那封措辞委婉的信,离开了过分安静的办公室,离开了百老汇街。街上的人们仍在谈论着这位常常陷入沉思的财政部长,他站在原地,隔着人群望向纽约的风景,君主制的奴仆们在金钱的指挥下狂欢,而不远处就是三一教堂。


    这就是他和亚历山大·汉密尔顿的第一次私下会面。


参考自:https://founders.archives.gov/?q=%20Author%3A%22Jefferson%2C%20Thomas%22%20Recipient%3A%22Hamilton%2C%20Alexander%22&s=1111311111&r=7&sr=Hamilton

社会你梦露、社会你麦哥以及社会你马哥(??
为3JM tag添砖加瓦!(我踏马是被怂恿发的,大家忽略它,我们还能做好圈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