Dayne

法语翻译

 @被一只鲨鱼戳中萌点 的脑洞。我毁了弗雷诺少爷,我毁了Tommy,我毁了麦老师,我忏悔

轻微Jeffmads暗示

写它的本意是证明自己会写沙雕,结果真的不会写

 

(1)

“目前国务部有一个法语翻译职位空缺。有人向我推荐说你可以胜任这份工作。您觉得呢?”

“万分感谢您对我的赏识,但——”

“但是怎样?”国务卿倾身向前,急切地拉住了对方的衣袖,“别走!一年工资两百五十美元。不需要任何法语翻译技能。不包吃不包住,不过工作非常轻松。这点我可以向您拍着胸脯保证。”

“——但我已经有工作了。”菲利普·弗雷诺慢悠悠地回道,慵懒的坐姿简直深得杰斐逊本人真传,“在东泽西州创建周报,非常有希望得到订阅,我不能辜负那儿居民的热情资助。”

“我注意到你说【非常有希望】得到订阅。”

“……”

“我给你加钱?”

“......”

“您且想一想,亲爱的先生,”杰斐逊紧接着循循善诱道,“究竟是把才华埋没于鸡毛蒜皮的小事里呢,还是坐拥庞大的读者群,深入国家政务第一线,揭露君主主义者的阴谋,把公正、自由和幸福带给此刻仍被压迫的公众?”

一阵沉默。

“爷是诗人!”弗雷诺傲慢地说,“才不会参与你们这些乱七八糟的党争。”

“不是党争!”对面的党魁看起来比他还激动。

“明明就是!”

“绝对不是!!!”杰斐逊的脸变得比头发还红。他忽地站了起来,气愤地握紧了拳头,“我绝不会干这种下三滥的事!!!”

 

(2)

弗雷诺倚在沙发靠背上,指示仆从给对面坐着的客人倒上葡萄酒,得到了对方礼貌的道谢。詹姆斯·麦迪逊仍然脸色苍白、神情憔悴、一身黑衣,像个熬夜过度的中学生。二十年的漫长时光似乎也没能让“小吉米”长高一寸。弗雷诺微笑着举杯,向这个仿佛来自他大学时代的幽灵致敬。

“你近来景况如何?”

麦迪逊问,但弗雷诺知道进门的那一刻他已把所有细节收进眼底:掉漆的画像、蒙尘的吊灯、边角毛糙的桌布;一切都显现出房屋主人落魄的迹象。

“还不算太糟。”弗雷诺不紧不慢地说,“别费心说服我了。要知道这是十多年来你第一次上我家家门。我是绝对、绝对不会接受那份工作的。”

麦迪逊没有回答。

好呀。果然不出他所料。

众议院议员和国务卿互相勾结。立法权力和行政权力互相勾结。太丑恶了。太悲哀了。他愤世嫉俗地想。

“别那么紧张,先生。”

麦迪逊温和地说。那是一种抚慰性捏到好处的语气,立刻让弗雷诺警觉了起来。

“我的确太久没来拜访你了。我公务繁忙,而你又行踪不定,我接到的信息说你一时在航海,一时又在内陆——这回就当老同学间相互叙叙旧吧。还记得我们一起写诗讽刺托利党人的日子吗?”

那就叙旧。弗雷诺心想,堂堂国务卿上马都做不到的事,难道你就能说动我吗。他又望了望麦迪逊苍白的脸色、憔悴的神情、纤瘦的身材,更是充满了必胜的信心。

 

而麦迪逊微笑着向他举杯,眼里无波无澜。

 

(3)

清晨,杰斐逊向国务卿办公室的门走去,一个身影却早早等在了那儿;弗雷诺衣着整洁、腰板笔直,腋下夹着文件,一看见杰斐逊,就殷勤地迎了上去。

“领导好!”

杰斐逊偷偷捏了自己一把。

“我非常乐意接受您先前的提议。您交给我要看的文件我都超额完成了。”弗雷诺跟着他进了办公室,一边走一边迫不及待地问,“请问我什么时候能走马上任呢?”

“下周二。”杰斐逊说,然后他看见弗雷诺向他微微鞠了个躬。几乎在一瞬间内他决定把“请麦迪逊吃饭”的项目加入到这周的行程表里。“没什么事您可以先出去了。”

走到门口,弗雷诺忽然回头。

“还有什么事吗,先生?”

 

“……请问,上次您说的加钱,现在还作数吗。”

 

 

注释:

1.TJ-PF通信记录中,TJ最先提出的工资是两百五十美元一年,而Freneau也以“我要在东泽西办周报”的理由回绝了。后麦老师与轻骑哈利(Harry Lee)前去说服了他。对不起李先生我不是有意的 

注意,历史上整个过程中TJ和Freneau都没有见面,“下周二上班”指的是Freneau的信里说他将在下周二抵达费城。

2.矿的脑洞比我整篇文都好笑

 

 

 

 

评论(7)

热度(15)