Dayne

为杰斐逊州长排解一些无聊情绪

也许…也许是车。(但写着写着就变成了小论文)
AH top!TJ Bottom!预警
咕咕咕产物。球球大家教教我怎么写TJ top好还你们蛋壳神仙的债…


要不了几天他就会被闷死在这里。原本他就是这样想的,他向詹姆斯·麦迪逊喋喋不休地抱怨他被关在军营里无事可做,除了趴在桌子上一边转着羽毛笔,一边绞尽脑汁寻找新的话题。

但现在他用不着在这上面费神了;那颗写出了伟大的独立宣言却不为人所知的大脑甚至凝固不动了,羽毛笔从绵软无力的手指里滑落,沾着墨水的笔尖戳在漂亮的花体字上,留下一串刺目的黑斑。年轻的中校正把鲜血与硝烟的气味压在他的嘴唇上,那些他所畏惧的、他所好奇的、他不被允许接触的新奇事物;他感知到他的手指正穿过他柔软的金红色头发,他猜测他也想要在他的身上索取些什么,窥探着一个对他而言也是全然陌生的领域。
他疼得要死但咬着嘴唇不让自己叫出声来,以免引来不必要的麻烦,但汉密尔顿的动作丝毫没有收敛一点,他是一个不懂得温和和妥协的情人,从来都是。他乐于欣赏他被汗水黏成一束一束散落的头发,被泪水朦胧的眼睛;他太年轻了,以至于杰斐逊想到在大陆会议上的自己,但他懂得沉默、懂得必要的尊敬、懂得对一切结果忍气吞声、等待时机,而他好奇汉密尔顿中校究竟懂不懂这些生存的法则。不是在战场,而是在更加残酷、更加风云变幻的政治场上。
他们谈到过对自由精神的理解,对联邦的期望,总是草草而终——他们都预感到对方与自己可能存在的一丝分歧,但没有人去碰那块多米诺骨牌。他们宁可把这些隐藏的、也许只是冰山一角的矛盾抛到身后,在此时此刻不愿去想也不愿去看,维持这仿佛转瞬即逝、下一秒钟就会崩塌的关系,尽情享受对方的身体。

“现在你有新的话题了,阁下。”仿佛有几秒钟中校凑在他耳边轻笑。


注释:
在并不存在的时间线里发生的并不存在的事。
AH曾经向华爹请求过到南方去打仗,到弗州/南卡都行,华爹自然是不客气地拒绝了他的请求。故事发生在平行宇宙里,“假如华爹答应了AH去弗州呢?”
脑洞来源:大概1783年左右,TJ有一次出门,恰好遇到当地战场情况不太稳定,于是当地军官赶紧把他关进军营里保护起来叫他别出去乱跑。TJ每天在军营里面无聊至极,就开始给麦老师写巨长无比的信…(这是由矿矿@被一只鲨鱼戳中萌点 提供的,用了聊天记录的原话)

评论(11)

热度(21)