Dayne

Jeffmads试水

时间线在1782年十二月-1783年一月左右。玛莎于1782年九月去世。
Summary:一个拥抱


杰斐逊的马车到来前一分钟,麦迪逊恰好打开了住所的门。他来自蒙塞蒂洛的朋友跳下马车,随即一眼望见了他,脸上是抑制不住的惊喜;杰斐逊风尘仆仆地穿过房门,和他握手、问好。您好,帕齐小姐。麦迪逊没忘记向杰斐逊家的大小姐致意。小女孩严肃地点点头。她有双和她父亲一样明亮的眼睛。
他们渐渐地聊起最近的政治局势。杰斐逊仍然是那副活泼而生动的表情,甚至会像个孩子似地笑起来;但是他的面庞,也会在某一些静默的时候,悄无声息地黯淡下去,在他低垂着的睫毛下是一小片哀伤的阴影。麦迪逊的眼睛没有漏掉这些。他想说点什么;但话到嘴边,他又谨慎地按捺住了那股奇怪的冲动。

他带着杰斐逊父女上楼,把帕齐安排在她的房间里,最后只剩他们两人在二楼走廊上无言相对。这不正常,因为他们之间杰斐逊总是喋喋不休的那个。他们对视了几秒钟,然后麦迪逊就被拽入了一个突如其来的怀抱里(几乎让他的脚步踉跄了一下)。他闻到杰斐逊头发和大衣上冰雪的气息。杰斐逊炽热的手掌就贴在他的后背上。麦迪逊感觉自己全身都在发烫;他完全有足够的理由把他推开,然后礼貌地解释自己并不喜欢身体接触——杰斐逊会感到受伤;当然。但他只会尴尬地笑笑,调侃自己的一时冲动,然后原谅麦迪逊。麦迪逊对此有十足的把握。
他感觉到杰斐逊的肩膀在颤抖。伦道夫的信。那些忽然笼罩在脸上的忧伤的阴影。帕齐望向父亲茫然无措的眼神。她父亲的手指微微抽搐着,捏紧了她的肩膀。一瞬间他听见一角坚冰破裂融化的声音。一瞬间他抬起了手,不,这仅仅是一种无意识行为——也放在了他的肩上。时间漫长得仿佛过了一个世纪。而直到最后麦迪逊也没有开口。